秦文票务 > 全部演出 > 舞蹈芭蕾 >蒙特卡洛芭蕾舞团《灰姑娘》

蒙特卡洛芭蕾舞团《灰姑娘》[售票中]

  • 2019-03-08 周五 19:45
  • 2019-03-09 周六 19:30
  • 180
  • 320
  • 480
  • 650
  • 800
  • 1000
演出前三天不支持配送,只支持上门自取
本项目由秦文票务独家代理
4008-3652-86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扫 码 购 票
尽享更多优惠
犹豫什么
快点加入我们~

基本信息


 

演出时间:2019.3月8/9日

演出地点:陕西大剧院-歌剧厅(西安市曲江新区雁南一路)

演出时长:约130分钟

入场时间:每场演出提前30分钟可入场

演出须知:1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已购门票概不退换;

座位须知:本场演出乐池区已开放,乐池区1排为实际演出第一排;

 

 

观剧礼仪


1.有色饮料及食品请勿带入场内,部分演出瓶装水也不得入内。

2.剧院内实行全面禁烟(包括电子烟在内)。

3.衣冠不整者、饮酒过量者,将无法进入剧院,敬请谅解。

4.迟到需等候,并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于曲间或幕间入场。

5.纸袋、塑料袋、随身包(大于25×20cm)以及摄影器材均需寄存。

6.为尊重艺术家,演出期间请勿拍照、摄影以及录音。”

 

 

注意事项


 

1. 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现场为准;

2. 本剧目限制儿童入场,1米以下儿童禁止入场,1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演出票一经售出无法退款,请谨慎下单。

3. 演出票品具有唯一性、时效性等特殊属性,如非活动变更、活动取消、票品错误的原因外,不提供退换票品服务,购票时请务必仔细核对并审慎下单。

 

 

 

 

特别提示


 

温馨提示:本剧目所在演出场馆(陕西大剧院)配有自助取票设备,用户可提前在网上订购后到达陕西大剧院票务中心大门左侧自助取票机或者凭取票验证码在陕西大剧院票务中心人工售票处取票入场,省心又便捷哦~

 

线下购票地址:1、西一路-陕西省文化厅票务中心

营业时间:周二至周日9:30-18:00  

温馨提示:上门购票前请先致电客服中心查询票品可售情况

支付说明:支持现金支付、微信支付、惠民卡支付(其他支付方式暂未开通)请您谅解!

咨询电话:4008-3652-86(周一至周五9:30-18:00)    029-87575134(周六至周日10:00-17:30)

 

线下购票地址:2、陕西大剧院票务中心(西安市曲江新区雁南一路)

营业时间:周一至周日  夏季:10:00-20:00  冬季:10:00-19:00    

温馨提示:上门购票前请先致电客服中心查询票品可售情况

咨询电话:029-85501111(周一至周日10:00-19:00)

 

 

 

 项目介绍 


 

艺术家&团体:

艺术总监:让•克里斯托弗•马约

演出团体:蒙特卡洛芭蕾舞团

 

 

百年名团

她曾改写世界芭蕾版图

重塑经典

她用时尚席卷童话国度

 

当今世界现代芭蕾的最高艺术水准

摩纳哥卡洛琳公主亲任团长

编舞大师马约倾力打造

 

 

简介:

 

摩纳哥蒙特卡洛芭蕾舞团自1911年建团起一直是世界芭蕾舞坛闪亮的明珠,摩纳哥公主卡洛琳亲任该团团长,明星编舞让·克里斯托弗·马约改编创作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灰姑娘》等剧目在全球的轰动效应,更是将舞团受欢迎程度推向了顶峰。

 

此次舞团带来的蒙特卡洛版《灰姑娘》在不失唯美主义和永恒不变的音乐质感风格基础上,创作手法充满了现代感。马约的舞台设计是超前的,他通过女孩的脚,而非所谓的“水晶鞋”串起了整个故事。这只脚多次出现在聚光灯下,精灵(灰姑娘逝去的母亲)说服灰姑娘去参加舞会之时,它闪闪发亮;灰姑娘现身舞会之时,它显得孤单无助。正是这只脚留下的脚印,指引着王子突破他的世界,最后找到了他的公主,他不顾所谓的礼仪,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这充满魔力的一跪代表着认可和人性,同时也体现了舞者的力量。马约这一版本的《灰姑娘》被誉为是后古典主义芭蕾的典范。

编舞让•克里斯托弗•马约特Jean-Christophe Maillot秉持自己一贯忠于童话故事的古人类学家的思想,他剥去了灰姑娘光鲜亮丽的糖衣层,并对失踪者塑造未成年人未来的方式进行了深刻的冥想。王子与乡村女孩幸福结合的故事主题并没有成为演出的主线,(这样一个注定破碎的梦想和整个时代的美好设想)。编舞家否定了这个一直以来被人重视的故事主线,将演出更专注于推动这个永恒的情感齿轮。

除了表达哀伤这一主要情感之外,《灰姑娘》也是有趣的,是深刻反映当时社会现象的高度浓缩镜头,其中人们对快乐的追求淹没了对其他任何东西的感知。宫殿内两位高级管家所表现出的慌乱的分心与懒散的相互交错,随时准备招待一个奄奄一息的宫廷,从无聊中慢慢窒息。同样的,编舞让·克里斯多夫 ·麦洛特Jean-Christophe Maillot给这两个关键角色的特殊的动作。每一步,每一次跳跃都反映出他们似乎无意识地向过度兴奋逼近,表现出胜人一筹和对幸福的渴望。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灰姑娘是简单的化身(影响欧内斯特·皮尼翁·欧内斯特服装设计的关键概念)。她不需要任何配件来展现她的美丽,甚至她那双出名的水晶玻璃鞋也被替换为裸露的脚,闪闪发光,带有微妙的细致金粉。灰姑娘的赤脚成为芭蕾的象征。它不仅象征着这个年轻女孩的朴素和鲜明,而且象征着足尖是身体的一部分,没有它就不会有舞蹈。足尖是舞蹈艺术的支点,是舞蹈的支柱,动力,起飞和生存。

在灰姑娘的生活里,其实遍布着谎言,这个谎言制造者就是王子,他被关在他的宫殿里,思考着、等待着走向现实世界。他只知道奉承和情感压抑,对现实世界一无所知。任何事物,包括沙子在他的手指之间滑过,他也没有记忆,因为他从未真正存在过。作为自己生活的旁观者,他在生活和虚空之间被暂停。他的苍凉和沮丧与灰姑娘所经历的不同,但他们却共同拥有一个追求别样生活的梦想。有仙女蒙住王子的眼睛,以便他可以跨越长相的障碍而爱上一位姑娘,被迫他离开自己的世界去寻找他所爱的人。这位年轻女子并不在于她未来的丈夫可以为她提供优越的社会地位:王子必须放弃他的宫殿并在他所爱的人的脚下跪拜。因此,恋人们开始一起携手旅行,准备好接受世界为他们准备的一切。死亡不再是无法忍受的。死神与他们并肩散步,从此王子和姑娘过着幸福的生活...

 

 

主创:

编舞:让•克里斯托弗•马约

音乐: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

舞台设计:欧内斯特 皮尼翁·欧内斯特

服装设计:JérômeKaplan

灯光:Dominique Drillot

 

由蒙特卡洛芭蕾舞团于1999年4月3日

在蒙特卡洛歌剧院(Salle Garnierdel'OpéradeMonte-Carlo)首演、

 

 

蒙特卡洛皇家芭蕾舞团

蒙特卡洛芭蕾舞团的前身是20世纪世界上最著名的芭蕾舞团之一——佳吉列夫俄罗斯芭蕾舞团。佳吉列夫于1909年带领舞团首次来到巴黎。1929年佳吉列夫逝世,舞团随之解散。1985年,摩纳哥大公国汉诺威公主重建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当时任舞团总监的是吉兰娜•泰马尔和皮埃尔•拉科特,之后由让•伊夫•埃斯凯尔继任。

 

 

1993年,摩纳哥大公国汉诺威公主钦点让•克里斯托弗•马约担任舞团的掌门人。曾在图尔大剧院芭蕾舞团担任编舞及总监的马约来到了这个舞团,并为其创作了约30部芭蕾作品,其中不少已经成为世界大牌舞团的保留剧目。马约把夺目的舞衣、华丽的布景及舞者精湛舞技相配合,将经典编成一幕幕动人的舞剧。其非凡创作及成就备受赞誉,于2008年赢得被称为舞蹈界奥斯卡的国际芭蕾舞艺术节(Prix Benois de la Danse)编舞大奖。如今,舞团凭借马约的作品已经蜚声国际,代表作包括《成为一个明智的国家》《罗密欧与朱丽叶》《灰姑娘》《睡美人》《仲夏夜之梦》《换而言之》《浮士德》《天鹅湖》等。

此外,马约除了邀请重量级当代编舞艺术家为舞团创作外,还允许新晋编舞艺术家借该团引以自豪的50位舞蹈艺术家之力创作。与该团合作过的编舞艺术家包括:斯蒂•拉比•彻卡维、沈伟、阿朗佐•金、艾米奥•格雷科、克里斯•哈林、马尔科•格克、露辛达•柴尔斯、威廉•弗塞斯、伊日•基利安、卡萝•阿米塔基、毛里斯•贝嘉、玛丽•舒伊娜等。

2000年,马约开办了摩纳哥舞蹈论坛,通过宏大的演出、展览、工作坊及会议等多种形式展示国际舞蹈艺术的多样性。2011年,在摩纳哥大公国汉诺威公主的主持下,蒙特卡洛芭蕾舞团、摩纳哥舞蹈论坛和格蕾丝王妃学院正式合并,马约荣任这一机构的领头人,在舞蹈界开创了编舞新纪元。

 

芭蕾编舞/导演:让•克里斯托弗•马约

1960年出生于法国图尔市,早年在法国图尔国立音乐舞蹈学院求学,后考入戛纳国际舞蹈学校,师从罗西拉•海匋尔。17岁在瑞士洛桑国际芭蕾比赛中获奖。1978年,马约应约翰•诺伊梅尔之邀加入德国汉堡芭蕾舞团。直至1983年,他一直担任该团独舞演员。然而,一场意外结束了他的舞蹈演员生涯。

1983年,马约成为图尔大剧院芭蕾舞团的编舞及总监,并于在职期间为该团创作了20多部芭蕾作品。自1993年起,在摩纳哥汉诺威公主的盛邀下,他出任了蒙特卡洛芭蕾舞团总监及编舞。在他执掌期间,这支50人的舞蹈团打开了新的局面,迅速成长为一支成熟并具有超凡水准的芭蕾舞团,并保持至今。他在任期间为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创作了一系列作品,代表作有《男人舞蹈》以及四部“重编经典”的当代芭蕾舞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灰姑娘》、《胡桃夹子》和《睡美人》等。其中,《睡美人》在2001年为他赢得了“尼金斯基最佳编舞奖”。2002年,他获得“荣誉军团骑士勋章”,2007年凭借《浮士德》获得伯努瓦舞蹈奖国际舞蹈家协会“年度最佳编舞家”称号。

 

 

CENDRILLON

 

Loyal to his reputation as a fairy tale paleoanthropologist, Jean-Christophe Maillot strips Cinderella of its sugar-coated layer and delivers a poignant meditation on the way in which people who disappear shape the future of those left behind. The theme of a Prince who marries a peasant girl (an idea responsible for the shattered dreams and hopes of entire generations) is not given a lead role here. The choreographer denies this idea the importance it is usually given, preferring to focus on the emotional cogs that drive this timeless tale forward.

 

Because in addition to a reflection on mourning, Cinderella is a funny, incisive take on a society crammed full of artifice, where the quest for pleasure strips its inhabitants of any sense of reality. Frenzied distraction rubs shoulders with idleness, and the palace`s Two Superintendents of Pleasure are on-hand to entertain a moribund court slowly suffocating from boredom. Yet again, Jean-Christophe Maillot gives these two key characters movements all of their own. Every step, every jump reflects the over-excitement, one-upmanship and thirst for happiness they seem to mindlessly promote.

 

In contrast to this, Cinderella is simplicity incarnate (a key concept that influenced Ernest Pignon-Ernest`s set design). She needs no accessories to render her beautiful, and even the famous glass slipper is replaced here with a bare foot glistening with delicate, ephemeral gold dust. Cinderella`s bare foot becomes a symbol of ballet. It symbolises not only the simplicity and starkness of this young girl, but also a part of the body without which dance would not exist. The foot is the pivot of choreographic art, its pillar, its momentum, its take-off and its survival.

Somewhere between Cinderella and the lying, cheating world she inhabits is the Prince, imprisoned in his palace, brooding as he waits for a more real existence. Having only ever known flattery and emotional repression, he is unaware of the real world. Everything slips between his fingers like sand, he has no memory to hold on to because he has never truly lived. A spectator of his own life, he is suspended between life and the void. His moments of desolation and dejection differ from those experienced by Cinderella, yet they too hint at a dream of a different life. The Fairy blindfolds him so that he may know love beyond a pretty face, and he is forced to leave his world to seek the one he loves. The young woman`s salvation does not lie in the social status her future husband can offer her: the Prince must abandon his palace and prostrate himself `at the feet` of his loved one. Thus, the lovers embark on a journey hand-in-hand, ready to take on all that the world offers up to them. Death is no longer unbearable. The deceased walk beside them. And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Choreography: Jean-Christophe MAILLOT

Music: Sergueï Prokofiev

Stage Design: Ernest Pignon-Ernest

Costume Design: Jérôme Kaplan

Lighting: Dominique Drillot